無錫園:太湖人家 生態家園

 

“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一曲“太湖美”,不知不覺就抬高無錫在太湖水濱的得天獨厚的地位。一入展園,“無錫充滿溫情和水”的巨型石刻,如一柄長劍,挑開了無錫園的太湖之魂。

 

 

無錫人是會創意的,他們統籌分析園博會南入口江南水鄉風貌區蘇錫常展園主題,形成錯位主題定位,以體現“太湖文化”,展示無錫人民濱湖生活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他們依托山水營造和植物配置,輔之廳室亭廊,將全園分割為黿渚春濤、湖山真意、具區勝境三個空間。

 

 

全園通過開敞雄偉的景象與幽曲景觀的壯美與秀美的鮮明對比,自然和人文景致的情景交融,充分詮釋了無錫太湖山外有山、湖中有湖、山巒連綿、層次重疊的豐富景觀層次和獨特景觀。  

 

 

黿渚春濤

    

太湖介于江、浙兩省之間,面積2250平方公里,湖中島嶼星羅棋布,若浮若沉,隱現出沒于波濤之間。無錫與太湖緊密相依,占有山水組合最美的區域。著名的黿頭渚、蠡園、錦園、梅園等美麗園林,皆瀕湖而立,美不勝收。郭沫若先生游過太湖之后,在他的《蠡園唱答》詩中,用“太湖佳絕處,畢竟在黿頭”贊美了黿頭渚旖旎的風光。我國著名造園學家陳植先生在其著作《中國造園史》中更是指出“無錫黿頭渚為太湖風景之最”。

   

 

黿頭渚燈塔、自然礁石、“包孕吳越”摩崖石刻、七桅古帆船以及“太湖佳絕處”牌樓均為無錫沿太湖風景區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景觀,無錫園濃縮了黿渚春濤,以方寸天地再現“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通過擷取太湖的崖石、燈塔、刻石、橋、堤等典型的自然和人文景觀要素,營造斷崖峭壁聳立、驚濤拍岸、猶如云橫天際之意境。源于自然,高于自然地藝術再現了無錫太湖山水縈繞,島渚礁石、幽谷水灣各具異趣的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

    

 

山頭仿制的是“黿渚燈塔”,因為黿頭渚處于太湖和蠡湖航道的突出位置,因此在1920年,就有人在這里立桿掛燈,為夜行船只導航。1924年,錫湖輪船公司通航,地方人士建燈塔表示祝賀,當時燈塔的形狀,象一枚彈頭朝上通紅的炮彈。1982年燈塔翻新,加固底部和中心,四周裝飾金山石,并且把塔高從12.56米增加到13.1米。現在的黿渚燈塔外觀呈粉紅色,造型十分雅致,是黿頭渚的標志性建筑。

    

 

“包孕吳越”、“橫云”摩崖石刻與入口的“無錫充滿溫情和水”的石刻互相照應,更是點睛之筆,一個“包孕”,既是太湖絕妙風景的還原,更是以此隱喻無錫城市“有容乃大”,包容四海的博大胸懷。

 

震澤神黿

    

“震澤神黿”是一座龍頭龜身的立體綠色植物雕塑。 震澤是太湖的古稱,“黿”是龍和龜所生的長子,相傳古時太湖發洪水,淹沒了大片土地。大禹來治水,劈開犢牛山,才使洪水退去。大禹治完水在太湖邊看到一塊色澤青潤的大石頭,敲起來聲音悅耳動聽,于是用開山斧鑿了一只石黿,昂頭而立,神氣十足。

 

 

大禹用五色寶石在石黿身上劃出許多花紋,石黿身上 便有了鱗甲,這只石黿就是“震澤神黿”,也叫“鎮妖石”,鎮住太湖水龍,從此太湖地區就風調雨順,神黿就成了太湖的守護神。傳說是美好的,古今同理,人們總是企盼國泰民安。

 

    

綠植雕塑的原型是無錫太湖青銅雕塑的“震澤神黿”,長1。7米,高1。3米,寬1。1米,重達700多公斤,由著名雕塑家徐寶慶創作,上面鐫刻朱復戡的“震澤神黿”篆書。體現了太湖歷史人文和自然的高度統一。

    

太湖人家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能不憶江南?”無錫具有“水鄉澤國”的地理特征,形成了吳越文化“飯稻羹魚”的經濟結構、飲食習慣,及情感細膩的文化特征。

    

 

這里虛實結合,一組江南水鄉小品建筑錯落有致,以馬頭墻的輪廓,顯現太湖之濱的農舍,廣場上“晾曬”在門口的“漁網”,點綴出太湖人家臨湖而居的悠閑自得;運河古碼頭,石頭疊起,看似隨意,卻是充滿鄉土味;礁石、石刻、湖邊的古帆船,竿子上掛著一串串鮮魚的“漁樂網”,勾勒出太湖人家魚肥稻香的富足安康。

 

 

可貴的是建筑內部卻是現代文明的滲透,立體綠化、物聯網等科學技術,無錫古往今來文化的傳承與發展歷程悉數盡顯。同時,生態無錫治理的成果及展望也一目了然。“漁樂網”,不僅可觀,而且也是供游人攀爬娛樂的設施。體驗“生態家園”,享受漁家生活。

 

 

陶朱公館

    

陶朱公館是園中主建筑,為紀念春秋時的范蠡。

 

 

范蠡

 

春秋末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經濟學家和道家學者。雖出身貧賤,但是博學多才,與楚宛令文種相識、相交甚深。因不滿當時楚國政治黑暗、非貴族不得入仕,而一起投奔越國,輔佐越王勾踐。傳說他幫助勾踐興越國,滅吳國,一雪會稽之恥。功成名就之后急流勇退,化名鴟夷子皮,與西施隱居太湖,遨游于七十二峰之間。

他很有經商頭腦,被后人尊稱為“商圣”,后定居于定陶(今山東菏澤市定陶區),其間三次經商成巨富,但三散家財,“千金散去還復來”,自號陶朱公。世人點譽他:“忠以為國;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后代許多生意人皆供奉他的塑像,稱之財神。他憂國為民,聚財散財,愛農經商,顛覆農耕社會傳統思維,給人以敢為天下先的思考借鑒。

 

而西施的傳說已是書籍、影視、戲曲、繪畫使用最多的題材,西施已抽象成美好的象征,而范蠡西施凄婉的愛情更是古今傳頌。

    

 

陶朱公館建筑很有特色,既遵循中國園林傳統藝術手法,又在擇地、立意、建筑風格和空間處理上有所創新。一是依山水之勢隨形而構,是《園冶》“隨勢造形”的成功實踐。二是與其他建筑相互照應,雖是主館,但與“太湖佳絕處牌樓”、山上的燈塔等人文景觀建筑小品高低掩映,渾然天成,可圈可點。

撰稿:潘寶明  胡 湛  攝影:周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