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園:田園詩歌 東坡遺韻

 

常州,又一種江南城市。常州展園突破了人們對常州的固有印象,因為在很多人的印象里面常州曾經是個全國工業明星城市,即使在今天,常州依然名列福布斯創新力最強的30個中國城市之一。常州園突出該城市與園林園藝的關系,令人刮目相看。

    

image.png

 

該園主題——田園詩歌。告訴人們這里不只有煙囪,而且還一直有世外桃源,這里歷來就是山清水秀、人杰地靈、“土壤膏沃,歲無水旱之災”的富庶之地。

    

image.png

 

常州展園,摒棄了現代工業城市的印記,以蘇東坡置地養老的“半坡薄田”為設計核心,通過村落、農田、水網三大元素再現“水田縱橫、田園村舍”的江南風光和現代人歸隱自然的心理訴求。

    

半坡薄田

 

常州博覽園以蘇東坡置地養老的

“半坡薄田,東坡遺韻”為基本素材

再現當代江南的田園風光

    

image.png

 

宋代文豪蘇東坡一生輾轉大江南北,履歷名山大川,并最終選擇在太湖之濱陽羨置地養老。由于北宋黨爭激烈,蘇軾多次無罪遭貶,但他的才情、人品卻一直為人稱道,北宋皇帝神宗贊嘆,“李白有蘇軾之才,但無蘇軾之學。”元豐七年(1084年),蘇軾上書《乞常州居住表》,現常州廣濟橋就有蘇東坡“情緣常州”的雕塑,由東坡像、水系、石雕碑文組成,石碑上鐫刻該文表,“臣先有薄田在常州宜興縣,粗給饘粥……”請求皇帝“特許于常州居住”。

 

不料,上表投遞揚州官府石沉大海。全家在揚州待了近月仍無消息,蘇東坡無奈繼續北上,年底在泗州(今盱眙)等待,又寫《再上乞常州居住表》,“吾方上書求居常州,豈魚鳥之性,終安于江湖耶?”次年二月初,蘇東坡全家抵今河南商丘。

 

image.png

 

不久朝廷新令到,批準他常州居住。蘇東坡本欲即刻調轉船頭南歸常州,不料宋神宗三月五日去世,不得不留在商丘參加哀悼活動,直到五月下旬才抵達常州,“置得一小莊子,歲可得百石,似可足食”。他是自得其樂于這里的田園生活。

 

現在常州的東坡公園引動人們探尋蘇公的業績。有人說還有一原因他是想靠近弟子,最心愛的弟子秦少游因受黨爭之禍先他而去,少游雖是高郵人,而他的墓地卻在無錫惠山,其后代從蘇北移往蘇南,寄暢園就是其后代秦金于明代創建。

    

image.png

 

所以常州博覽園在江南水鄉景觀區域的蘇錫常太湖文化片區中另辟蹊徑。占地面積僅6483平方米。卻以蘇東坡置地養老的“半坡薄田,東坡遺韻”為基本素材,表現其前世今生,一景雙關,既是說明園主人是東坡居士,也是再現當代江南的田園風光,歷史與現實交融,人文與自然媲美。

 

 

農舍層架?

 

漫步園內

似乎走在江南的鄉間小路上

滿眼田園美景

向日葵明媚燦爛

各種蔬菜綠意盎然

    

image.png

 

步入常州展園,映入眼簾的是江南村落。村落不大,建筑也不繁縟,僅是使用了農舍層架、小青瓦、青磚墻等江南村落中常見的古樸材料,但是通過園藝化的處理手法,就生動地將江南村落的第一印象展現出來:高低錯落,粉墻黛瓦,小巧玲瓏。

 

尤其奇妙的是用磚藝手法塑造了一個二維碼造型景墻,現代時尚技術的運用,使人耳目一新。游客可以通過掃描二維碼,在線了解常州展園,同時,山清水秀的常州風貌,和怡然自得的百姓生活也可盡現眼底。

    

image.png

 

沿太湖之濱增設石砌碼頭,展現太湖水鄉風貌。地處中心水塘岸邊休閑草亭,周邊是牽藤的,引蔓的,瓜秧瓜藤懸瓜,這分明是江南傳統瓜棚演變而來,生態之鄉,瓜果之鄉,觀賞與實用和諧,一經點染,尤其結合現代立體綠化手法,成了一處別有風味的景觀小品。

    

image.png

 

漫步園內,似乎走在江南的鄉間小路上,滿眼田園美景,向日葵明媚燦爛,各種蔬菜綠意盎然。水渠縱橫,藝術化景觀小品布置其中,農人鞭牛扶犁、扛耙挑筐,耕牛溪邊飲水,一個個雕塑,是藝術的寫意與生活的寫實的集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道酬勤,自適愜意。回歸田園已經成了越來越多人的生活夢想。

    

水憶江南

    

核心景區“水憶江南”

是用現代手法打造的

黑瓦粉墻青石巷的寫意江南

    

image.png

 

沿著田埂,緣溪而行,到了核心景區“水憶江南”。這是用現代手法打造的黑瓦粉墻青石巷,寫意造景打破了村落實景表現的手法。憶誰,憶蘇東坡。一路的淡泊、質樸、自然而幽靜。

    

image.png

 

文亨橋、楚頌亭、芙蓉榭、紫藤軒都是蘇東坡在常州最后歸宿附近的景觀。楚頌亭是以蘇東坡《楚頌帖》為依據建造的,《楚頌帖》寫于元豐七年,48歲的蘇軾在這篇文字里表達了自己對于江南這片土地的熱愛,希望能夠在這兒結束自己漂泊的生活,退休養老,“吾來陽羨……如愜平生之欲。逝將歸老,殆是前緣。”

 

他還給自己的退休生活做了個規劃,說自己擅長種橘樹,所以:“當買一小園,種柑橘三百本。屈原作《橘頌》,吾園落成,當作一亭,名只曰楚頌”。

 

至今東坡公園懷蘇亭外有“雪浪石”,是他在揚州得到的一塊奇石,皴褶如長江風浪,他將其清供于案頭,定居常州藤花舊館,刻印自號“雪浪翁蘇軾”,庭中植桂花,雖不與春花爭奇斗艷,但“清氣滿乾坤”。

 

image.png

 

是的,因為常州,蘇東坡在遠離官場后,可以與田園為伴,盡情地享受“夜深只恐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的樂趣;蘇東坡才使這一方田園神采奕奕,充滿詩意。

 

如果說楚頌亭重在對大文豪的懷念,那么文亨橋就是對蘇軾業績的承繼。該橋的原型是常州老西門外京杭大運河上的一座大型三孔橋,始建于明嘉靖二十七年,距今已有450余年歷史,清代乾隆時期,常州府是蘇州府、松江府到南京的必經之地,文亨橋的另一端連著古時常州的“大碼頭”,因此趕考的人要過此橋來到大碼頭乘船前往南京。

 

image.png

 

古人稱此橋為文亨,文是文章、文化、文運;亨有通達、順利的意思,那是希望文章通達,文運順暢,一方面為趕考的舉子討個好的口彩,另一方面也反應映了常州人“尚文”的良好傳統。

 

人們說,該橋雖建于明代,其實這里在宋代時就是蘇東坡經常徜徉之地。人們所以重文就是要承繼蘇東坡詩詞書畫四絕,讓蘇軾倡導的文風恩澤后人,形成家風、民風、世風。

    

image.png

 

觀賞文亨橋最好的時間,是在晚上,尤其是在月圓之夜,三個拱形橋洞與水面倒影形成三個大圓環,明月倒映,三個洞環各銜一月,微風吹來,金光晃漾莫可名狀,這就是聞名遐邇的古常州西郊八景之一的“文亨穿月”。省園會的瓊華橋風格上就是采用古典的漢白玉石橋,是以江南玉帶橋為范的。欄桿中有LED照明光源,夜幕降臨,呈現出獨特的交錯感光線,變幻萬千,美不勝收。

  

生態理念

 

常州園在設計建造中處處使用現代科技

入門處的二維碼,變有限為無限

將實景與虛景融為一體    

 

image.png

 

常州園在設計建造中處處使用現代科技。入門處的二維碼,變有限為無限,將實景與虛景融為一體;文亨橋上光線交錯,撲朔迷離;運用了海綿城市的技術對園內雨水進行有效的管理和利用;利用爬藤類植物打造立體的綠化空間。

 

image.png

 

回收利用建筑垃圾,打造景觀小品和滲水的鋪裝材料;運用大數據分析的技術,營造互動項目。他們在生態環保和智慧旅游上做出了大膽的嘗試,在不經意間做出了表率。

 

撰稿:潘寶明  胡 湛  攝影:周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