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園:六朝煙雨,石頭印記

 

“石頭城上,望天低吳楚”,省園博會的南京園順理成章地基于區域地貌特點和城市特征,以“石”為設計要素,這原本意料之中,但是方式別開新徑,既彰顯了古都文化的前世今生,又讓人耳目一新。

 

南京地處中國東部、長江下游、瀕江近海,是東部沿海經濟帶與長江經濟帶戰略交匯的重要節點城市。此次省園藝博覽會雖僅突出該城園林園藝之一隅,但卻切點新巧,自得天趣。

 

 

南京園借棗林灣地形豎向的豐富變化,濃縮地形優勢,營造丘陵園林景觀,突出濱水空間,使江蘇寧鎮揚丘陵地勢特征及南京濱江城市風貌盡得管窺。可謂先連接山水意,再渲染金陵情。

   

疊石是我國一門獨創的建筑藝術。該園假山疊石綜合運用庭山、壁山、樓山、池山等手法。

南京園以“石城”為主題,鐘山龍蟠,雨花石、紫金山石,是這個城市絢爛文化重要的代表物。以石造園,疊石為景,以石之巍然揚金陵之豪氣。整體布局高低錯落,空間開合有致,充分利用場地原有高差,匠心獨運地營造出奇峰趣石。

 

    

這是全園的主景,筑山是造園最重要的因素之一,疊石是我國一門獨創的建筑藝術。該園假山疊石綜合運用庭山、壁山、樓山、池山等手法。主峰以太湖石堆就,堆石成峰,有險壁、有懸崖、有奇峰、有幽巖,雄渾有力。湖池旁湖石圍岸,繞湖池一周,高低錯落,曲折有致,游賞者看著低回高聳的山石,自然會產生“正入萬山圈子里,一山過后一山攔”之感。

 

 

這就增加了景深,開拓了意境。且山極空靈,上有盤山曲道,下有空谷勾連,沿石蹬道上山巔,周圍怪石突兀,堆疊巧妙,一塊塊,一組組,或如一人,或似一物,或像群猴戲鬧,或如雄鷹高踞,或如老人頷首,或似仙女采擷。亭臺樓閣、磯石花木,皆臥腳下;拾級而下,道路左盤右曲,變幻萬千。既可沿山道仔細玩味山石奇趣,又可登山頂俯視全園美景,還可在山谷中納涼品茗,敘談話舊。

 

 

主峰之上錯落層疊孤峰點景,“鬼臉皴石”在最高處一峰獨秀,如中流砥柱厚重剛勁。“鬼臉皴石”即太湖石,其紋理如國畫皴法“鬼臉皴”,其實,該皴法就是依據太湖石玲瓏剔透的質感而產生。有古藤翠蔓或從奇石石隙中伸出,或垂山巔,或穿石腳,似覺嵐氣霧露,煙云畢至。

 

園外動,園內靜,江邊沉思,山巔極目,放眼大江東去,昂首萬里云天。古老的南京城就是在山輝川媚之地,動靜交融之間一步步地從過去走來,向未來拓展

 

  

“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鷺洲”,南京山水相依,石山近處緊擁一汪碧水,蜿蜒曲折,荷葉淺深間布,倒映奇石月影,盡顯江南的溫柔敦厚。

    

石山之巔是覓江亭,放眼北望,能攬“長江”入懷,遙想滾滾長江東逝水的壯闊,突顯南京石城虎踞,鐘山龍盤的磅礴大氣。

   

 

園外動,園內靜,江邊沉思,山巔極目,放眼大江東去,昂首萬里云天。古老的南京城就是在山輝川媚之地,動靜交融之間一步步地從過去走來,向未來拓展。這是納園外之景于園中,夢千秋之史于胸膺,更顯金陵海納百川的情懷。

    

 

一入閬苑橋,這里的林蔭活動區、臺地游賞區和百花廣場,佳木蔥蘢,鮮花馥郁,宛若閬苑仙葩的仙境,與橋名應,與紅樓通。

 

金陵一夢,六朝煙云;石城悠悠,舊時月明。

 

金陵城別稱石頭城,金陵城的故事,是石的故事,風雨剝蝕,歷經滄桑;金陵城的性格,是石的性格,剛柔并濟,低調內斂;金陵城的文化,是石頭的文化,其中僅僅曹雪芹的《石頭記》,就使多少海內外文化人傾倒仰慕,“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成為永恒的話題。

 

一入閬苑橋,這里的林蔭活動區、臺地游賞區和百花廣場,佳木蔥蘢,鮮花馥郁,宛若閬苑仙葩的仙境,與橋名應,與紅樓通。進入眼簾的是童山禿嶺。石巔山澗,青松蒼苔的營造,使人自然想起《紅樓夢》中無稽巖青埂峰。

 

 

山下一塊巨大的卵石,丹書“石頭記”。這里無須樹曹雪芹塑像,“實像非真相”,過于實在倒也淡然無味;也無須刻一本書,中國人家中,如果藏書幾卷,必是《三國》、《紅樓》,就靠一塊石頭,時時引起海內外學者,老少游客的共鳴:《紅樓夢》中女媧煉石補天,一僧一道據石高談快論,石頭口吐人言,祈求人間一走,于是演出了木石前盟,懷金悼玉的紅樓夢。這是以簡馭繁的景觀,不著一字,盡得風流。

 

石隱堂為主建筑,面水而建,堂前平臺架于水面之上,觀魚望荷,情趣萬千,人們自然想起“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東晉達官王導、謝安。

 

 

一幢幢建筑呈環抱之勢,互為對景。石隱堂為主建筑,面水而建,堂前平臺架于水面之上,觀魚望荷,情趣萬千,人們自然想起“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東晉達官王導、謝安。

    

見山樓雄踞高處,與石隱堂隔水相望,旁有石船畫舫輕探碧水,隨時啟航,人們津津樂道,說這分明是莫愁湖勝棋樓,徐達與朱元璋的斗智斗勇。

    

 

石殿長廊,這是爬山廊,由山下到山頂,與見山樓蜿蜒相接,秋水亭立于石山之巔,這是將小景變大景,由婉約走向豪放,從歷史回歸當今,漫步廊中,亭內俯瞰,近可觀石山巍峨,遠可瞻金陵之景。

    

 

趣景滿園,一步一景,山石碧塘之外植物蔥蘢,花木成叢,曲徑通幽,似曾相識。既可看大觀園的瀟湘竹影,怡紅快綠;更可看云卷云舒,潮起潮落。金陵城繁華而又內斂的個性隨之呈現。

    

 

石城印記,如同一幅山水畫卷,渲染金陵之情。納千傾汪洋,收四時爛漫,景之所起,情之所至,于無聲處蘊藉深意。“鐘山風雨起蒼黃”,又在感慨天翻地覆中貯滿慷慨豪情。

    

 

可貴的是新技術的應用:南京園在設計中運用生態工程原理,借助自然生態系統中的物理、化學和生物三者協同作用的技術構建集中水面和人工濕地。這種生態工程處理技術,是目前世界最廉價的低投資、低能耗、行之有效的雨水處理與利用的系統工程。新園藝技術的運用值得欣賞,同時也給我們城市建設提供了隨手可得的范本。

撰稿:潘寶明  胡 湛  攝影:周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