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園:江風海韻 五園新篇

 

要問江蘇哪個城市既沿長江又沿海?對了,是位于長江和黃海交匯處的南通市。臨江靠海,是江蘇唯一的江海城市。走上通泰橋,如同走向蘇中地區的指路標。本次園博會是按照各市在江蘇的地理位置進行布局的,過通泰橋就是南通園入口。

 

image.png

 

南通,有近代中國第一城之稱。江海不僅塑造了南通的地理形態,更是孕育了南通別具一格的江海文化。而說到南通的江海文化,就不得不提一個人——清末狀元、近代實業家張謇。百年之前,張謇帶領南通的江海兒女大力發展實業,興辦教育,創下了多個中國第一,在中國的近代歷史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也獨特地詮釋了“江風海韻”的人文魅力。

 

image.png

 

海河并運  南通暢達

 

陶澍開創海運南漕,南通上通下暢。南通園內,河道、海洋、島嶼、船帆,一個個文化元素都會說話,讓人們贊嘆,中國漕運由此掀開新的篇章。

 

image.png    

南通的漕運主要得益于通揚運河,這條河是在漢文景年間由吳王劉濞開鑿,最初的目的是為了運鹽,鹽船經過這條河運往揚州,所以古稱運鹽河。到了明清之際,改運入海,南通功不可沒。

   

image.png

 

漕政是清王朝“四大政”之一,王心敬《裕國便民餉兵備荒兼德之道》說,“國家建都燕京,廩官餉兵,一切仰給漕糧。是漕糧者,京師之命也。”其中,江蘇的漕糧最多,約占全國漕糧之半。揚州又是漕運重要節點。

 

陶澍任江蘇巡撫后,即大力整頓漕政,高屋建瓴地提出了刪浮費、禁勒索;革陋規、嚴制度;治江河、通運道等三大措施。首倡漕糧海運,引經據典,指出元朝開過先例,明朝開始也沿用元制,提出“當以海、河并運為宜”。嘉慶帝感嘆說:“放爾南漕矣,爾尚有良心,肯說幾句正經話。”

 

image.png

 

這是改革的深水區,關鍵是觸動了官員、漕商的既得利益,因此朝廷、地方官員、漕商聯手反抗。道光四年(1824)底,洪澤湖決口,高家堰十三堡陡然崩堤。接連兩天,一千余丈的堤壩,全線垮塌。洪水如猛獸傾瀉,沿線五州縣數百萬民眾陷身汪洋,高郵、寶應一段運河,眨眼間已干涸見底。漕運受阻,道光帝決心海運南漕已不得不行,地方督撫中敢于站出來支持海運的就陶澍一人。

 

image.png

 

道光帝知人善任,調他到江蘇任巡撫,然后由他一手操辦,陶澍審時度勢,開創清開國以來史無前例的海運南漕。取得巨大成功,海運漕糧占江蘇全省漕糧的80%。如何成功實行海運,又讓河運的既得利益者平穩過渡,不至于橫阻海運,功敗垂成。陶澍拋出了“半海運、半河運”、“河海并運”,保留部分河運,且先由河運到南通、上海,再改成海船海運,兼顧原以河運為生的商戶、船民的利益,他們自然贊成。

 

順天應人,上通下暢。林則徐立即寫詩祝賀:“愧未瀛壖橐筆從,養疴曾荷主恩容。遙聞令肅防中飽,更憫民勞緩正供。”黃汝成稱為“東南數百世之惠,國家億萬載之利。”

    

image.png

 

南通園內,河道、海洋、島嶼、船帆,一個個文化元素都會說話,讓人們贊嘆,中國漕運由此掀開新的篇章,南通成為漕運的入海節點,帶動了百業運輸的繁榮。從此這里已成為物資轉運的要道,糧、餅、油、布商行林立,盛極一時。

    

濠陽別院  中西合璧

 

濠陽小筑是一座富有中國傳統特色的回廊式庭院住宅,沿用了中國傳統建筑前廳后堂的布局。如今南通展園的濠陽別院復原了濠陽小筑的部分建筑,以告慰張謇這位園藝先驅。

 

濠陽小筑是一座富有中國傳統特色的回廊式庭院住宅,沿用了中國傳統建筑前廳后堂的布局。它的大門向東,前后有兩排房屋。前院有兩座東西相并的建筑,為花廳和八角亭;后院中有一座磚木結構的二層小樓,是濠陽小筑的主體建筑——曼壽亭,樓前還種植著實業家張謇當年從五山移植過來的羅漢松。

 

image.png

 

院落的東西圍墻上均有漏窗,可以從這兒看到濠河的美景;院內有磚砌的花圃,內植花木。整個院落給人以幽靜典雅的感覺。

 

2003年在張謇誕辰150周年之際,為紀念和弘揚張謇先生的愛國愛家鄉的思想及開拓創新的探索精神,南通市政府以濠陽小筑為館址建成“張謇紀念館”。

    

image.png

 

濠陽別院是濠陽小筑的復原,原建于1917年,占地面積約1860平方米,建筑面積1200平方米,整體風格以中國傳統的庭院式建筑為主,輔之以西方建筑裝飾手法,是中西合璧的開創。留有張謇的蹤影,有他手植的松樹。如今南通展園的濠陽別院復原了濠陽小筑的部分建筑,以告慰張謇這位園藝先驅。

 

image.png

 

五園新語  舊景新唱

    

所有園林元素,皆力求融為一體,堤橋相接,亭閣相連,湖光相眏。旨在借助“五公園”的歷史標簽,從園林的視角詮釋今日南通“江風海韻”的地域特色。

“五公園”是張謇時期興建的最具南通地域特色的園林景區。近代實業家張謇以一種詩人的情懷經營著南通這座城市,他在城區濠河東、南、西、北、中興建五所小型公園,謂為“五山以北五公園,五五相峙”。這不僅與傳統文化的“五行”相合,而且將公益性園林引進城市,是現代環保生態人居理念的先驅。

    

image.png

 

南通人長于創新,在展園的建設上也不是將舊景觀異地復原,而是努力突出“新”字,先是提取歷史上“五公園”的景觀風貌特色以及與其相關的歷史文化事件,再以現代園林的造園手法,與傳統造園理念、當地民居特色相結合,從而呈現出別有特點的城市展園。

    

image.png

 

荷塘溪流

 

南通園利用園外水系的自然高差,引流水入園,形成或開闊或幽閉的荷塘溪流景觀。

    

image.png

 

海綿及綠色技術

 

南通園利用園內主次出入口的地形高差,沿路設置雨水花園、生態草溝,有效收集、過濾、凈化雨水,使整個展園成為一個有機海綿體。

    

園藝特色

 

展園由南向北依次分布“南荷”、“東影”、“西桃”、“中院”、“北舫”五大景點。每個園的打造不追求面面俱到,而是以一代十,以點帶面。

 

image.png

 

一是每個園突出季節美,西是春桃璀璨,南是夏荷清香;二是突出院落美、意境美。雖然張謇的五園中西合璧,但仍保留了中國園林的院落,不僅有溪、有澗、有院、有軒、有舫,而且富于情趣,引人遐想,如聞溪軒,“近聽溪唱遠觀山”,別有情趣。三是現代理念,東影,創造了電影拍攝的場景,有影壁,攝影機,在石壁上還原了一段文化史。

    

image.png

 

1919年張謇與朱慶瀾,程齡蓀集資,聘請留美學生盧壽聯任導演創辦了中國影片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就設在東公園。園內建有玻璃攝影棚,拍攝了由歐陽予倩任藝術指導,伶工學校學員演出的戲劇紀錄片《四杰村》。這不僅僅是文化成果,更給我們提供了文化經營的模式,至今啟迪人們,變文化為效益。

    

image.png

 

五大景點雖不像南通城內五園,可以自由揮灑,但“螺螄殼”里依然可以做道場,他們變原型的分散為集中,整合為五園一體,依園內溪流依次展開:入園后,近處荷花初放,花紅柳綠;遠處白墻灰瓦,溪水潺潺,“五園美景”盡收眼底。輔以建筑、雕塑、植物等不同元素,以新時代的造園語言重繪了“五公園”的景觀和人文之美、時代之美。

 

image.png

 

景觀重在一個連,所有園林元素,皆力求融為一體,堤橋相接,亭閣相連,湖光相眏。旨在借助“五公園”的歷史標簽,從園林的視角詮釋今日南通“江風海韻”的地域特色。

撰稿:潘寶明  胡 湛  攝影:周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