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江園:山魂水韻 書補造化

 

鎮江是有3000多年歷史的文化名城,鎮江對文明進步的巨大貢獻更多是體現在文化上。第一部文學理論著作《文心雕龍》;第一部筆記體小說《世說新語》;第一部詩文選集《昭明文選》都出自鎮江。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257.jpg

 

鎮江園以書法為山魂、江河交匯為水韻、山水詩詞為內容,展示鎮江特有的地域文化。

 

城市山林

    

臨長江近運河,城在山水之間因此鎮江展園自然以“山魂水韻”為主題。鎮江,城市山林,長江運河交匯,獨特的寧鎮丘陵的地貌,與歷史文化的深厚底蘊都使得這座城市自得天趣。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00.jpg

 

導游講解頗為風趣,鎮江有3000多年的歷史,單從名字來看,似乎是個軍事重鎮,是的,三國時周瑜就曾在這建造“鐵甕城”屯駐兵馬,而南宋“梁紅玉擂鼓戰金山”,這是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著名戰例,在中國乃至世界軍事史上都留下了可圈可點的記錄。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03.jpg

 

當然作為一個歷史文化名城,鎮江對文明進步的巨大貢獻更多是體現在文化上。第一部文學理論著作《文心雕龍》;第一部筆記體小說《世說新語》;第一部詩文選集《昭明文選》;中國著錄甲骨文字的第一部書《鐵云藏龜》等等都和鎮江有關。

 

宋四家之一米芾“城市山林”的評語是對鎮江這座城市風貌的最好概括。臨長江近運河,城在山水之間因此鎮江展園自然以“山魂水韻”為主題。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05.jpg

 

山水畫本

 

鎮江園提煉出鎮江“南山北水”的地理特點,以“書法”為魂韻,營造具有地域特色的丘陵山水大地景觀。江河為韻,書法為魂,詩詞為境,再現“兩水夾一山”城市山水印象。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07.jpg

 

鎮江園東臨常州,西接南京,北望揚州,占地7300平方米,全園提煉出鎮江“南山北水”的地理特點,“金山、焦山、北固山、西津古渡”臨江而立,城內古運河、關河與長江交匯互生,以“書法”為魂韻,營造具有地域特色的丘陵山水大地景觀。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10.jpg

 

西津古渡。這是展示運河獨特標志,也是展示鎮江渡口文化的景觀。位于西津古渡的石塔,因石額刻銘“昭關”二字,故名“昭關石塔”,建于元末明初,是我國惟一保存完好、年代最久的過街石塔,世有“江南獨一過街塔”的美譽。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12.jpg

 

省園會完全按石塔原狀復原。塔高6.39米,由塔座、塔身、塔頸、十三天和塔頂等部分組成,全用青石分段雕琢。座分兩層,須彌座呈“亞”字形,塔身扁圓成缽形,再上為“亞”字形塔頸,頸上置一覆蓮座,上部塔頸作相輪十三重,又名十三天。剎頂下部華蓋為仰蓮瓣座,上置法輪,輪背刻有“八寶”紋飾。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14.jpg

 

再上為塔頂,呈葫蘆狀。另在石額“昭關”二字的右側,刻有鎮江知府、同知、通判、推官等官稱及人名,左側刻有丹徒縣知縣、縣丞、主簿、典吏等官稱及人名,并署有“萬歷十年壬午十月吉重修”字樣,均正書陰刻。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17.jpg

 

元代過街石塔著意體現佛經思想,即人們只要在佛塔下通過,就算禮佛參拜了。石塔下方的通道集中了西津古渡不同年代路面材質,可謂“一眼望千年”。過石塔,拾階而上,伴著潺潺水流,來到全園最高處,可遠眺園博園,心曠神怡。

 

 山魂水韻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20.jpg

 

書法溯源、云山長廊、大字之祖、昭關石塔及書法之山等主題景觀,使自然山水與書法藝術契合得天衣無縫。

    

該景觀梳理鎮江書法歷史脈絡,形成關河旱溪和古運河水系為兩帶,書法溯源、云山長廊、大字之祖、昭關石塔及書法之山為節點的主題景觀,使自然山水與書法藝術契合得天衣無縫。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22.jpg

 

書法長卷。展園主入口為一幅書法長卷,以線條流暢的立體綠墻為底,一側嵌金文篆體“山魂水韻”,該字體取自鎮江出土的西周青銅器“宜侯夨(cè)簋(guǐ)”,這是西周早期青銅器。于1954年6月在江蘇鎮江大港鎮煙墩山出土,共有銘文120余字。收藏于中國國家博物館。表現了鎮江三千年的歷史底蘊;另一側以書簡形式,簡要介紹展園。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24.jpg

 

這里的書法展示頗費心思,雖是傳統內容,卻是用現代多媒體技術呈現。

 

筆畫為形

 

入園后,砂石路和旱溪代表宋代鎮江城內曾有過的關河,沿路坐凳以書法“永字八法”筆畫為形,而這些坐凳都是3D打印而成。

 

濱水書廊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27.jpg

 

展園最北側是全園景點集中區域。書法長廊由鋼材與膠合木等組合而成,自東向西展開,書法字裝飾長廊頂棚,廊頂“江天一覽”出自金山,相傳為乾隆所書,在陽光照射下可投影于地面,虛實結合。廊下則設云山墨戲圖卷。與廊頂照應。

 

轉軸字畫

 

長廊靠山坡一側,多片轉軸展現米芾書畫作品,鎮江是北宋書畫家米芾及其長子米友仁開創“米氏云山”畫法之地,米芾在鎮江南郊招隱山留有墨寶“城市山林”、在北固山多景樓題書“天下江山第一樓”。游人撥動轉軸,書法繪畫變換,增加游賞趣味。廊下坐凳采用膠合木制成,流暢的線型又似書法撇捺筆畫。

 

大字之祖

 

長廊西側臨水處,一塊高大的石碑,取自焦山“瘞鶴銘”碑刻,該碑刻被尊為“大字之祖”。

 

瘞鶴銘刻于南朝·梁(傳)天監十三年(514年),瘞,掩埋,埋葬。這是著名摩崖刻石,存90余字。原刻在江蘇鎮江焦山西麓斷崖石上,瘞鶴銘外景中唐以后始有著錄,后遭雷擊崩落長江中,北宋熙寧年間,修建運河,工人江中撈出一塊斷石,經辨認,此斷石正是史書上記載墜落江中的《瘞鶴銘》的一部分。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29.jpg

 

一百年后南宋淳熙間,運河重修,疏掏工人又打撈出四塊。送至當地縣府,經考證,這三塊斷石也是《瘞鶴銘》的一部分。這樣,與先前打撈上來的那塊斷石拼湊在一起,正好是失傳很久的《瘞鶴銘》。到了明洪武年間,這五塊斷石復又墜江。康熙年間,鎮江知府陳鵬年不惜花巨資募船民打撈,終于在距焦山下游三里處,又將這五塊殘石撈了出來,乾隆二十二年嵌于焦山定慧寺壁間。1960年合五石為一,砌入壁間。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32.jpg

 

坎坷的經歷源于其書法的價值。《瘞鶴銘》,著名“華陽真逸”撰,“上皇山樵”書,作者真名有說東晉王羲之,有說南朝陶弘景,但認為該碑的書法點畫靈動,字形開張,書法藝術代表了南朝時代風格。北宋書法大家黃山谷于此刻石得力獨多,變態后形成山谷書“中宮內斂,橫豎畫向四周開張”的“輻射式”的獨特風貌。山谷并有“大字無過瘞鶴銘”之句,歷代評價極高。明王世貞評:“此銘古拙奇峭,雄偉飛逸,固書家之雄。”銘字連筆圓潤,落筆超逸,神采脫俗。該書法使原本精巧秀雅的園林滿壁生輝,平添了無限風韻。

 

孩童練書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34.jpg

 

什么都從娃娃抓起必然泯滅孩子的天性,但書法要從娃娃抓起卻是破的之語。向西,一組人物雕塑展現孩童練習書法的生動畫面,地上鋪放的石材好像紙張,隱隱透出“心底無私”四個大字,后面沒有寫完的“天地寬”正呼應了此處開闊大氣的景觀感受。

 

字塊疊山

 

向南下山來到展園出口,這里以不同大小的方塊體堆疊似山,刻有“城市山林”、“煙雨南山開畫本”等內容,成為全園山水魂韻的收筆之作。

 

微信圖片_20181021120337.jpg

 

鎮江園建設積極探索綠建技術運用,運用透水鋪裝、生態草溝及滯留灣等低影響生態景觀措施,補充地下水、控制徑流總量。運用新技術3D打印疊成假山,表面不透光部分為“煙雨南山開畫本”和“城市山林”等電腦書法字體。膠合木,GRC塑石,藝術混凝土,花崗巖風化碎粒鋪裝,污泥和餐廚垃圾協同處理產品等等,充分體現了生態、環保、節約的理念。

撰稿:潘寶明  胡 湛  攝影:周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