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園:綠城水韻 梨園泰斗

 

泰州,位于蘇中,這里河澤密布,水網縱橫,是里下河地區的明珠,國家級濕地公園溱湖就位于泰州境內。里下河濕地風情、運河文化即是泰州城市特色。泰州園占地7300平方米,以“綠城水韻”為主題,通過出入口開放空間、文化展示主景觀空間、濱水濕地空間、垛田花海空間、立體綠化空間五大景觀空間,全方位彰顯著這個“祥和安泰”之州的水文化、戲曲文化和民居特色。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12.jpg

 

梅蘭芳,祖籍江蘇泰州,中國京劇表演藝術大師。梅蘭芳大師的祖父梅巧玲更是徽班進京后由演唱徽調、昆腔衍變為京劇的十三位奠基人之一。“梨園泰斗”是泰州園的主景觀,作為全園的視覺聚焦點,它展示著泰州燦爛的戲曲文化。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15.jpg

 

徽班進京

 

清康乾時期的詩人金埴曾有詩云,“從來名彥賞名優,欲訪梨園第一流,拾翠幾群從茂苑,千金一唱在揚州”。“茂苑”就是蘇州,就是說蘇州昆伶名優到揚州一唱而紅,能得到“千金”之酬。與揚州一比,蘇州僅成了戲班的出發地,而揚州才是京劇的發祥地。

 

京劇的產生,源于四大徽班進京,這是中國戲劇史上一件劃時代的大事,乾隆五十五年(1790)八月,適逢皇帝80華誕之期,閩浙總督指令浙江鹽務當局承辦祝壽典禮,決定選派徽班進京參加慶賀演出。四大徽班指的是三慶班、春臺班、四喜班與和春班。他們的勃興與次第進京,對國劇京劇的形成至關重要。徽班跟揚州的關系極為密切。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16.jpg

 

梅蘭芳大師的祖父梅巧玲便是徽班進京后由演唱徽調、昆腔衍變為京劇的十三位奠基人之一。 

    

梅巧玲(1842-1882),江蘇泰州人,是清朝同治、光緒時期技藝非凡、聲名赫赫的京劇表演藝術家,因其在京劇旦角表演藝術方面的突出成就,被清末畫家沈蓉圃繪入《同光十三絕》畫譜而流芳千古。他是梅氏世代京劇梨園世家的創始人。

 

梨園泰斗

 

梅蘭芳(1894-1961),祖籍江蘇泰州。中國京劇表演藝術大師。梅蘭芳在50余年的舞臺生活中,發展和提高了京劇旦角的演唱和表演藝術,形成一個具有獨特風格的藝術流派,世稱“梅派”。其代表作有《貴妃醉酒》《天女散花》《宇宙鋒》《打漁殺家》等,并先后培養、教授學生100多人。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18.jpg

 

京劇重流派,按地域分有“海派”“京派”兩大流派,其他生、旦、凈、末也有按姓氏分為流派,如四大名旦:梅蘭芳梅派,程硯秋程派,尚小云尚派,荀慧生荀派。老生行旦中還有馬連良馬派,周信芳周派,言菊朋言派,譚鑫培譚派,楊寶森楊派等,可以說百花爭艷,流派紛呈,美不勝收。

 

旦行立派是從“梅派”開始的,故梅蘭芳是中國旦角創藝立派的第一人。京劇中把女性統稱為“旦”,其中按照人物的年齡、性格又可細分為許多行當,飾演大家閨秀和有身份的婦女稱為“正旦”,正旦在京劇中俗稱“青衣”,這就是因為正旦所扮演的角色常穿青色的長衫而得名。京劇《竇娥冤》中的女主角竇娥就是典型的青衣角色。青衣的表演莊重嫻靜,秀雅柔婉,以唱功為主,一般說來,青衣的唱腔旋律優美,細膩婉轉。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19.jpg

 

梅蘭芳通過不斷的努力,終于集京劇旦角藝術之大成,融青衣、花旦、刀馬旦行當為一爐,創造出獨特的表演形式和唱腔,世稱“梅派”,影響很大。梅蘭芳所創新的京劇梅派藝術,不僅是中國京劇與整個中國戲曲藝術的高峰,而且還位列世界三大表演體系之一。

 

泰式戲臺

 

該園展現出中國京劇特有的文化元素,使之成為點綴園內的景觀小品,與主景觀相輔相成。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21.jpg

 

戲臺亭式,小巧精致。唱戲者可居高臨下,頗類浙江社戲的舞臺。戲臺不大,但極雅致。昔日舞臺旁的一聯令人深思,“千古準繩三尺法,一方明鏡九州天”,這是法治聯,懸在戲臺上頗具苦心,戲劇藝術寓教于樂,古人就是通過戲臺戲劇寓教于樂、寓教于趣的方式,正風俗,聚民心。過去泰州屬揚州,舞榭戲臺,歌吹揚州,如今舊戲臺的奢華,新戲臺的時尚,濃縮著梨園劇場的記憶。更可貴者,泰州名伶輩出,票友癡迷,不負“歌吹是揚州”的盛名。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22.jpg

 

臉譜小品

 

生旦凈末丑都體現在一個個臉譜中。中國戲劇是綜合藝術,無論是唱念做打舞,還是服裝、道具、化裝、表演等都呈現出獨特的審美和蘊涵。京劇化妝,均有譜式,尤其凈丑勾畫各種臉譜,以示忠奸善惡。

 

有整臉、碎臉、歪臉、象形臉、六分臉、元寶臉、水白臉、三塊窩臉、十字門臉,不同顏色賦以不同含義,紅表忠烈正義,白表陰險狡詐,黑表魯莽豪爽,紫表剛正穩健。

 

水袖道路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23.jpg

 

京劇服裝基本依照明制,描龍繡鳳,色澤鮮艷,按人物身份有蟒服、官衣、褶子、帔等,大都寬袍長袖。長袖稱為水袖,而水袖功夫又是中國戲劇特有的一種舞臺表演形式。泰州園的道路設計別出心裁,以梅蘭芳《天女散花》劇照為原型,將京劇的水袖幻化為園路,自然蜿蜒曲折,曲徑通幽。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24.jpg

 

折扇小品

 

泰州園用戲曲舞臺常見的道具“戲扇”作為標志,一把張開的扇子,上書泰州展園,讓人想起這是戲劇之鄉。扇子功、翎子功等都是中國戲劇的基本功,折扇小品的運用,體現出泰州豐厚的人文底蘊以及在戲曲發展史上的貢獻,戲曲作家孔尚任曾在這里編寫出了傳奇劇本《桃花扇》,而梅蘭芳先生的貴妃醉酒中扇子更是被運用得出神入化。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25.jpg

 

折扇小品,也是中國折扇藝術在園林中的運用。立體綠化空間充分利用植物材料進一步反映出戲曲文化的博大精深。

 

 垛田春色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27.jpg

  

這里是《水滸傳》中的“四方水寨八百里,縱橫河港一千條”。每當春日,藍天、碧水、油菜花織就的“金島”共同描繪出“河有萬灣多碧水,田無一垛不黃花”的奇麗畫面。 

    

垛田春色是花海空間,利用宿根地被花卉展現泰州特有地域景觀,沿著棧道前行,與垛田親密接觸。這個空間,綜合運用海綿城市技術來營造里下河的濕地氛圍。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28.jpg

 

興化市是江淮地區的一顆水鄉明珠,有著深厚的文化積淀和獨特的水鄉美景。“興化千垛菜花”,何為垛田,即湖中一個個的小島,因島不大,僅是垛而已,但多,僅興化市缸顧鄉,就有千島之多,這里河港縱橫,菱藕飄香,塊塊隔垛宛如漂浮于水面島嶼,有“萬島之國”的美譽。據考證,750年前,缸顧鄉農民在水中取土堆田,整齊如垛,并在上面種植農作物,才演變成現今別樣的生態景致,明凈的興化垛田景觀享譽全國。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29.jpg

 

這里是《水滸傳》中的“四方水寨八百里,縱橫河港一千條”,施耐庵,興化人,他以古諷今,明寫宋代宋江起義,實寫元末張士誠起義,以其初期造反的轟轟烈烈與后期被朝廷招安的悲劇警世后人,而《水滸傳》的環境并非山東梁山泊,而是以他家鄉垛田小梁山場景作為原型。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30.jpg

 

俱往矣,歷史過后,人們更著意欣賞這無垠春色。清明前后,在興化遼闊的水面上,千姿百態的垛田形成了上千個湖中小島,島上開滿金燦燦的油菜花,在水面上形成一片金黃色花海,一望無際,嘆為觀止。每當春日,藍天、碧水、油菜花織就的“金島”共同描繪出“河有萬灣多碧水,田無一垛不黃花”的奇麗畫面。

 

泛舟其中,如入迷宮,濃郁花香讓人迷醉,旖旎風光令人流連忘返,有“船在水中行,人在花中走”的獨特感受。因此興化的垛田被譽為“全國最美油菜花海”。當年毛澤東的專職攝影師呂厚民下放興化時,他以一幅“垛田春色”的巨幅照片,讓興化的垛田與油菜花名揚天下。

    

微信圖片_20181022233231.jpg

 

漫步園內,綠蔭森森,流水潺潺,戲韻入耳。不知不覺間里下河濕地的綠城水韻,讓人鄉情凝懷。

 

撰稿:潘寶明  韓潔  攝影:周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