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起《園冶》,專訪園林設計大師孟兆禎院士

世界上最早的造園專著《園冶》成書于明末的江蘇儀征,為紀念這本專著在儀征成書,2018在此舉辦的江蘇省第十屆園藝博覽會在設計園博園時,專門設計了園冶園(瓊華仙璣),邀請《園冶》研究專家、中國風景園林界唯一工程院院士、年近九十的孟兆禎院士主持設計。

 

 

孟老自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從事園林研究,博采眾長,涉獵廣泛,在國內較早為碩士生、博士生開設了《園冶例釋》課程,歷時6年寫成了《園冶》研究巨著《園衍》。受邀設計“園冶園”后,年事已高的孟老數度親臨揚州,坐著輪椅,踏訪名園,考察現場,手繪草圖,指導設計。

 

 

談中外園林之比較
中西方園林有共通之處,也有差異

 

孟院士認為,中西方園林有共通之處,也有差異。據介紹,中國古代園林最初的雛形是“囿”:圈起一片山林地,挖掘一池“靈沼”,池土筑起“靈臺”,并圈養飛禽走獸供人狩獵、游憩。無獨有偶,歐洲園林的雛形也是“狩獵園”。

 

 

西方園林設計遵循幾何學原則,講究對稱美,幾何學源于古埃及尼羅河流域洪水泛濫后對土地的重新丈量分配。中國園林追求道法自然,包含著古人治水的智慧:大禹采取疏導辦法,挖土堆山,掘地筑臺,用高地救了人命,又化弊為利,讓水有了該有的去處,這可以上升“仁者為山”“上善若水”的哲學高度。

 

孟院士認為,園林的營造不能離開客觀的物質環境,一方面我國國土2/3是山,世界屋脊喜馬拉雅山就在我國,另一方面高山雪水、自然雨水自西向東、由高而低經過江河湖泊,流向東海,就形成了一個大的山水格局。所以古代就知道“國必依山水”,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進而產生山水詩、山水畫、山水園。

 

 

到了18世紀末,隨著傳教士的宣揚,歐洲的英國、法國開始到中國來學習考察園林,回去后把他們原來的園子,按照現有的理解進行了改造,現在的英國皇家園林里面就有中國的塔。從那時候發展到19世紀,全世界都在借鑒中國園林。這其中,《園冶》一書的影響功不可沒。

 

 

談中國園林之精髓
中國園林最大的特色是“天人合一”

 

孟院士認為,中國園林最大的特色就是“天人合一”。“天”就是自然。管子講“人與天調,而后天下之美生”,人有自然和社會雙重屬性,必須與自然協調,然后產生美。

 

 

美學分為自然美、社會美、藝術美,園林藝術是把社會美寓于自然美,創造風景園林藝術美。園林是意象藝術,先有意,把意轉化成象。通過什么轉換呢?通過遷想妙得,形成文藝寫意自然山水園,形成獨特、優秀的中國特色,并以這個特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談《園冶》一書
《園冶》是造園理論的開創

 

孟院士介紹,《園冶》的作者計成是生活在明代末期的畫家和哲匠,出生在蘇州,同里鎮上就有計成的故居。計成從小周游山水,尤其崇拜五代山水畫家荊浩、關仝。因而對山水比較熟悉,這種熟悉通過“讀萬卷書、走萬里路”來汲取自然的精華。在寄居鎮江時,他看到一些人堆假山不自然,笑話不像真山,別人不服,他堆了一座,大家都說好,因為符合自然的規律。慢慢出名了,就為一些名人造園,代表性的有常州的東第園、儀征的寤園、揚州的影園。最后把他一生的實踐結合園林歷史,在儀征造寤園時寫了《園冶》這本書,成為中國和全世界最早的園林專著。

 

 

孟院士認為,《園冶》一書既可理解為對造園理論的開創,匠心精工的追求,更是強調園子陶冶人心、情操的目的。它奠定了中華民族園林的基礎。“這個奠基是很重要的,等于說給了我們一把鑰匙,開百家鎖的鑰匙。它是很管用的,把中國的園林從古到明代做了一個概括性的總結。”孟院士說,造園追求的境界是“雖由人作,宛自天開”,以自然為師去創造,人本身就是自然的成員,人應當尊重自然,崇拜自然,以自然為師。同時,在保護自然時,適當利用自然。不過,它并不是純自然,而是人和自然的協調。

 

談揚州園林
揚州園林是江南園林的重要代表

 

孟院士介紹,古代主要把園林劃分成江南私家園林、北方皇家園林,還有寺廟園林,這三個類型都很重要,各有特點,比較普遍的是江南私家園林,大量存在,特別是宋以后,江南園林從揚州到蘇州發展得很快,保留了很多珍貴的遺跡。

 

 

孟院士認為,江南園林是民居、私家的園林,皇家園林則代表政治地位。兩種園林相輔相成的。在江南園林中,揚州又是重要代表。

 

揚州園林是很偉大的,為什么這么說?孟院士說,論水景西湖比它著名,它沒有西湖那個條件,就著眼、立足于本地的特點,創造本地的特色。現在的瘦西湖,它的水是護城河改造成的,比較窄、比較小;除了蜀岡以外,揚州其他的山也比較小,所以有一副對聯“借得西湖一角,堪夸其瘦;移來金山半點,何惜乎小”,它以小和瘦為特色,叫瘦西湖,這就是經典的借景、借勢。

 

談園冶園主題創意
“園冶園”設在小島上,想到了“瓊華仙璣”

 

孟院士說,造園首先要找到主題,作文也好,畫畫也好,都有一個主題,而且這個主題要考慮全面,因為是一個園藝博覽會、花博會,首先考慮到揚州的花的特色是什么,那必然就是瓊花。在揚州瓊花觀后土祠有一棵瓊花,布置得很好,所以開始抓這個瓊花意象,這是唯一的特色,從古到今都遠近聞名。園博園的園址在儀征棗林水庫的下游,叫云鷺湖,云鷺湖上有島。

 

一般講,大島叫渚,小島叫璣,“園冶園”設在小島上,所以想到了“瓊華仙璣”。 仙璣是因為瓊花有八個花蕊,它和八仙花很接近,古代認為它是仙八,很多詩人作詩贊許它,不僅有自然的外觀,而且有人文的內涵,用這個做主題是最合適的。

 

 

當初做園冶園有兩種思路,一種思路把它做成單純紀念性的園,一種思路是根據園冶的理論來創造符合時代的新園,孟院士認為后者是主要的,所以把這兩個內容結合起來。紀念性功能占的面積不太大,但是地位重要,大量是根據新時代的要求把“瓊花”文化重新展現出來。

 

整個園冶園建筑了瓊臺停云、云鷺仙航和八仙水榭三處主要建筑。這樣的布局,誠如揚州八怪鄭板橋所言“室雅何須大,花香不在多”,關鍵看它布置得合宜不合宜。什么叫宜?就是按當地的地氣。建筑叫景,建筑放在那兒,這個地方叫境,園冶講“景以境出”,首先要創造境,在境里面造景,所以根據揚州瓊花觀的特色做了后土崗,又做了瑤池天鏡,瑤池就是仙境,天鏡就是水和鏡子一樣,鑒別真假,長得美照出來就美,長得丑照著就丑。有了山水骨架之后,就在水中布舟,水邊安榭,山頂建閣,這樣就有一個高下俯仰的地勢的變化,這三處各占不同的地域,構成一個整體。

 

 

談園冶園設計

園冶園貫穿了《園冶》“借景”理念

 

孟院士表示,園冶園的設計思想,貫穿了《園冶》的“借景”理念,比方首先做的紀念亭,叫敬哲亭,古代把計成這種人叫哲匠。這個亭子是一個標志,供人休息,是個紀念性的亭,用不著體量太大,但是位置在大門進來,前面有牌坊墻,把它框在里面很醒目。

 

走進來看,有山石,有歲寒三友“松竹梅”,有亭子。山石上刻“園冶成書之鄉”,說明是在儀征完成這本書。在里面寫的是“學為人師,書垂世范”八個字,表明計成的學問是我們人類的老師,書保留下來是世界的模范,這樣把亭子的定位體現出來,畫像配楹聯“雖由人作,宛自天開”,把地形、山石、樹木、亭子融為一體,這就是《園冶》的精髓。

 

 

《園冶》中有“時宜得致,古式何裁”一說,意思是古代的內容形式,怎樣裁取,要根據時宜,符合時代需要。園冶園中,也有所體現。

 

園冶園是把中國的特色、揚州的地方風格與儀征的鄉風統盤考慮,博采眾長。其中揚州的地方風格,它是江南的,雖然也包括南北交匯的地方,但主要屬于江南,它的山叫做蜀岡,就是說跟蜀一脈相連,從這點開始把它擴大,擴大到后土(皇天后土),世界就是一脈的,所以園冶園的山就取名叫后土崗,這就是繼承揚州的特色。

 

 

揚州代表性的水是瘦西湖,很綿長,很秀麗,所以在做水的時候,除了江灣比較長以外,其它水都是帶狀的,符合瘦西湖的特色。它的建筑也是揚州式的,青磚黑瓦,栗柱粉墻,因為建筑體量不大,特色就充分把它發揮出來。植物也是利用當地的資源,除了瓊花以外,還有香樟這些喬木以及水生植物。地形、建筑、植物都去發揮揚州的特色,集中起來必然會展現揚州特色。儀征的鄉風也是一樣,儀征的鼓樓很雄偉,把它移來作為一個城臺,就體現了雄偉挺拔的優勢。

 

 

儀征南瀕臨長江,北依蜀岡,具有山水自然風貌,野鴨子洗澡鉆水的場景到處都是,所以是建城不能忘鄉,看到一些民宅,看到一些代表吉祥的雕刻,就把它用在園子中放大成吉祥圖案。地方民居的屋脊、柱子的特色也吸取到園冶園中了,包括鼓樓城臺,現在通過堆土構造,把地面上升了,過去很低。

 

 

儀征民眾比較樸素,很真實,憑自己的勞動來養活自己,同時文化根源也很深,計成能在這兒把書寫完,說明這里是個圣地。

 

撰稿:汪向榮 攝影:趙文  崔放 黃培 沈揚生 王其高 周峻等